總編評論:保戶縱使詐欺投保,過了除斥期,仍不得解約?!

1330
Photo:Freepik

總編輯:李柏泉

一位有智能障礙、妥瑞氏症、注意力缺損的王姓小妹妹,家長未告知實情下要保了五張保單,保險公司發現保戶惡意帶病投保、隱匿和不實告知,一怒之下將保單通通解除,結果被法院連判敗訴。一場看似保戶萬般不是的投保行為,保險公司的作為卻得不到法律支持,原因何在?

這位家住中部的小保戶,幼時即發現發展遲緩,領有智力障礙類別的身心障礙證明,成因記載為「天生」,定期接受早期療育復健治療。她的體況包括手眼協調、單腿麻痹、輕度智能不足、與人眼神接觸短暫、語言發展慢等障礙,後來診斷有妥瑞氏症、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。家長分別在101年1月、103年4月、104年2月,陸續向S保險公司投保終身醫療險、終身手術險、終身失能險等五張保單,均未按要保書詢問事項據實說明。

 

投保前有妥瑞氏症、發展遲緩等體況

101年1月投保前已診斷有智能障礙、肢體運動協調等障礙,103及104年投保前,亦確診妥瑞氏症、注意力缺損等疾病,醫囑建議入特教班就讀及持續藥物治療、復健訓練,要保人均未告知,涉違反保險法第64條據實說明義務。S公司若知有可解除原因一個月內,或在契約訂立兩年內,可依64條行使解除契約權。通常保險公司會知道違反告知,是當保戶申請理賠金時,從調閱的病歷中發現。王小妹妹在101年1月投保後曾因腸胃炎住院醫療四日,出院後家長有向更早投保的C保險公司申請理賠,卻稱忘了向剛投保數月的S公司請賠。

 

過了解約兩年大限才申請理賠

由於最後一張保單在104年2月底生效,只要過了106年2月底,S公司逾2年除斥期,就喪失解約權。王小妹曾在105年11月間意外摔傷,分八段住院治療傷情,共住院196日,可請求約157萬理賠金,直到106年7月始向S公司申請。該公司發覺有異進行調查,才陸續得知要保人的「處心積慮」。

王小妹當時已國三,在住家二樓看到窗外有小鳥、鳥蛋,自行向外攀爬女兒牆抓取,因而摔落到一樓地面,受有頭部外傷、顱骨骨折、蜘蛛網膜下腔、硬腦膜下腔及硬腦膜外出血、頸部挫傷等嚴重傷害,緊急送醫急救及治療。S公司調查後認為家長要保時違反告知義務,拒絕理賠,家長申訴不成後於107年7月申請評議,評議中心在107年11月做成評議決定,認定S公司應給付及加計延遲給付利息。

 

保險公司深覺被詐欺,一怒通通解約

覺得被保戶「詐欺」的S公司指出,一般14歲國三生對攀爬陽台抓小鳥乙事的危險程度已有高度認識,且會採取適當防護措施,就是因為王小妹妹有智能障礙、肢體協調障礙等病史而致創傷性腦傷,不賠有理由。該公司認為101年腸胃炎住院事故,有向C公司請賠,卻遲到107年5月才來S公司主張,105年11月事故,到106年7月才請賠,根本屬惡意帶病投保,藉保險法第64條的保戶傘,剝奪保險公司解約權,逼保險公司就範。在評議中心還沒做成決定前,S公司於107年9月寄出存證信函,以民法第92條為由,通知要保人解除五張保單。

家長則同時向彰化地方法院提起給付保險金之訴,S公司答辯說,原告其遲延、惡意等待2年除斥期間屆滿後,始行使保險金請求權的行為,顯係惡意使保險公司無法在兩年除斥期間內行使解除權,其權利行使未依誠信原則,有違民法第148條規定,已構成權利濫用,自不受法律保護而生失權效果。

 

保戶提告、評議兩路進行對抗

S公司認為若對此濫權行為不加以禁止而仍得請求保險金,將使風險不當轉嫁於大多數的要保人共同負擔,於是同時反訴原告主張的保險契約均不存在,據以反制。

家長則不甘示弱,就五張保單被解除契約一事,於108年4月再次申請評議,請求評議決定保險契約效力存在。評議中心在同年5月做成決定:五張保單契約效力存在。

彰化地院則在109年5月對於157萬保險金給付之訴,及反訴保險契約不存在,都判S公司敗訴。S公司乃立刻提起上訴,訟案目前尚未定讞。

 

保險法沒路用,改用民法92條主張

保險法第64條係課要保人據實說明義務,以及賦予保險公司,當保戶未據實說明內容足以變更或減少危險估計時,保險公司可以在知悉後一個月內,或保單生效兩年內解除保單。而此一個月或兩年即解除契約除斥期間,看是先超過一個月還是兩年,過了除斥期間,保險公司則無法再依64條主張解約。

民法第92條則是規定,「因被詐欺或被脅迫而為意思表示者,表意人得撤銷其意思表示」。該公司乃據此主張,雖然無法用保險法64條解約,但當初是受到要保人隱匿或不實說明的「詐欺」行為,導致陷入錯誤核保,因此要用民法92條,撤銷意思表示(解約)。

 

最高法院判例反對使用民92條

然而,對於保戶惡意不告知,且蓄意躲過保險公司解約權的行為,到目前仍受最高法院一宗判例所保護。民國86年7月最高法院曾針對S公司與張姓保戶、受益人一件壽險保單解約官司進行裁判。該案是保戶罹癌後投保壽險,過了兩年後身故,S公司以民法92條為由解除契約。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2113號民事判決意旨指出:

若謂此種情形,保險人於契約解除權行使之除斥期間經過後,仍得依民法第92條規定行使撤銷權,將使保險法第64條第2項對契約解除權行使之限制之規定形同具文,顯非所宜。

 

曾有高院引民148條判保戶失權

此外,最高法院民事庭會議亦對此類訴訟做成決議,當時主管機關財政部,通令壽險公司不得再援引民法第92條解除契約(詳情可見文末保險小秘書)。

一直以來,有保險法學者立論主張,此一保護傘無異在鼓勵脫法行為,使原本具有最大誠信善意及公平精神的保險制度崩毀,淪為投機性質濃厚的賭博工具。

高等法院亦曾有過依違反民法第148條權利濫用應不受保護的見解,判保戶敗訴,但案至最高法院遭發回更審,後來改依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2113號判決意旨,判保險公司敗訴。

 

是全體善良保戶共同受害

似乎,保險公司面對此種違反保險精神的行為,仍徒呼負負。若此種行為增多,受害的不單保險公司,而是眾多善良投保的全體保戶,法律與司法系統似應再周詳考慮才對。

本文引用: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2113號民事判決、臺灣高等法院96年保險上更(一)字第2號民事判決、最高法院96年台上字第2106號民事裁定、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7年度保險字第11號民事判決、金融消費評議中心107評字第952號、108評字第568號

 

延伸閱讀

總編評論:癌症標靶治療專用保單,適合嗎?

總編評論:子宮頸CIN3經醫師診斷為原位癌可主張理賠!

投保時兩大錯覺:既往症與誠實告知總是分不清

小病小傷投保雖未告知,保險公司亂解約可是行不通

投保不告知撐兩年以為不會被解約,卻因這個理由栽了!

同份保單,違反告知下主約被解約,那附約還能不能留?

買健康險告知,掌握六點保權益

 

保險小秘書

最高法院民事庭會議與財政部函 最高法院民事庭會議與財政部函

【86.11.5最高法院86年度第9次民事庭會議決議】

保險法第64條之規定,乃保險契約中關於保險人因被詐欺而為意思表示之特別規定,應排除民法第92條規定之適用。否則,將使保險法第64條第三項對契約解除權行使之限制規定,形同具文。

【86.4.18財政部台財保字第861772543號函】

主旨:保險人對於已逾保險法第64條第3項兩年解除權除斥期間之保險契約,應優先受該法條拘束,不得再依民法第92條規定行使撤銷權,請查照轉知所屬會員。

說明:關於保險人對已逾保險法第64條第3項期間之保險契約,得否依民法第92條規定撤銷承保之意思表示疑義,應以「保險法優先適用」為當,否則,若任保險人再持民法第92條規定撤銷之,不但與保險法第64條第2項但書限制保險人動輒引用本條主張要保人故意隱匿事實,片面解除契約之立法精神相違,亦會使本條除斥期間之規定形同具文。

有問題嗎?專家來解答

理賠疑義、保單權益如有問題,立刻點擊按扭,由保險專家為您解答!

喜歡我們的文章嗎?

▼幫我們點個讚,再分享給你的朋友吧!▼